生態慈善理念助學廣告畫報評論文苑

搜索

雅克·貝漢:自然是最大的政治議題

公益人物|2016-9-30 09:27

來源:一財網|2746人參與|0評論

字體: 繁體 打印

雅克·貝漢:人類不該把狼當作敵人屠殺

貝漢帶著新作《地球四季》來到中國,這也將是自然系列五部曲的終結篇

  雅克·貝漢75歲了,滿頭銀發,皺紋爬滿了他的皮膚,遮蔽了曾經迷倒萬千少女的英俊輪廓。優雅的談吐和姿態還是展示出貝漢非凡的人生經歷,讓人們能夠依稀辨認,他就是28年前《天堂電影院》里背負著鄉愁的中年多多。

  出身演藝世家,25歲拿到威尼斯電影節影帝,第一次做制片人就大獲成功,年輕時的貝漢就像是上帝的寵兒,一路順風順水。50歲以后,他放下輝煌的過去,將所有的精力投入到自然電影的拍攝,為了籌備資金不惜抵押房產。他人生的節奏變慢,平均五年出品一部電影,長期野外工作的經歷讓他看起來比實際年齡更加滄桑。《海洋》之后,這一次貝漢帶著新作《地球四季》來到中國,這也將是自然系列五部曲的終結篇。貝老此前透露,他的身體狀況可能無法負擔野外拍攝,但仍然會繼續關注自然電影。在上海首映式上,他說:“如果有一天,我們在樹林中聽不到鳥鳴,沒有關系,我們還可以繼續生活,如果有一天,世界上沒有動物了,沒有關系,我們還可以繼續生活,但是,人類能和動物的相處本就是一種美妙的緣分,我們應當珍惜這種緣分。”

雅克·貝漢:人類不該把狼當作敵人屠殺

貝漢希望表達出動物的感受

  但凡看過《鳥的遷徙》或是《海洋》的人,都會為電影中所呈現的絕美自然所深深震撼,跟隨自由靈動的鏡頭體驗未知的魅力,感受生物的神奇與靈性。這一次,貝漢將鏡頭對準陸地上的生物,與天空或是海洋的遙遠和神秘相比,這是人類所熟悉的領地,表現難度更大了。

  在他以往的作品中,通常保持旁白到最低限度,只通過鏡頭語言讓觀眾自己體會動物的內心世界,不做過多解釋。《地球四季》打破了這種冷靜克制的表現手法,它建立了一個宏大的時空框架,試圖從動物的視角去梳理世界兩萬年來的變化,從冰河世紀到工業時代,帶領觀眾重溫地球漫長的演變史,重新思考人類和動物共生與斗爭的復雜關系。

  影片將漫長的歷史圖景濃縮在97分鐘,為了真實重現千百年來野生的自然環境,攝制組輾轉羅馬尼亞、蘇格蘭、挪威,在歐洲的原始森林里取景,拍攝不同物種的棲息地和生存狀態。貝漢賦予《地球四季》故事片的情緒,野獸相互追逐廝殺,弱肉強食的畫面配合緊張的配樂仿佛一出戰爭大片,小動物們精靈可愛,探出洞穴好奇張望的場景又好似一幕喜劇,人們的情感跟隨者動物們的情感跌宕起伏,為生命驚喜,為死亡扼腕:“我們希望表達出這些動物所感受到的東西,視角也不是人的角度,而是動物本身自己的情感表達。”

  貝漢始終強調的是,《地球四季》是自然電影,不是紀錄片,他希望通過電影的藝術美感傳遞自然的聲音,而非枯燥的說理:“人們如今更關注社會話題,不關心自然世界,如果能通過影片讓他們愛上我所拍攝的動物,是一個最簡單最直接的方法——愛它們,就會自然地保護它們。”

  來中國之前,貝漢就已經看過《我們誕生在中國》,他個人非常喜歡這部電影,觀看時屢次被雪豹的壯烈和金絲猴的可愛所打動:“自然電影的拍攝都需要耐心。”自然電影雖然有劇本,但動物不會按照劇本走,它們更像是一個舞臺導演,自己決定他們自己的動作:“我沒有辦法像指導演員一樣指導它們走進畫面,每天的拍攝日程不由我們來決定,比如鳥兒什么時候要飛上天,什么時候落下來,我們都沒辦法判斷,只能等待。”

雅克·貝漢:人類不該把狼當作敵人屠殺

  用前人所未抵達的高度和深度去拍攝動物,人們稱貝漢的鏡頭為“上帝之眼”。但他自己只是希望靠近一點,再近一點,和動物們生活在一起,飛躍高原,潛入深海,穿越森林。 “人們在與動物交談時,經常會俯視和仰視他們,很少會平視他們,我們希望通過這種平視的角度,讓動物們展現最自由的狀態,來呈現出一種平等,共處的態度。”

  《地球四季》選取了雪狼、狐貍、牦牛、麋鹿等動物為主要拍攝對象,而雪狼無疑承擔著最終的戲份。在影片中出現的七十多種動物里,貝漢最喜歡的也是狼,他認為狼和人類有很多共通之處,都懂得團結協作,也都處于食物鏈的頂端,但如今,狼和人類變成了敵人:“我們現在身處文明世界,非常害怕野生和自然,我們不敢走進樹林,把樹林里的狼全殺死了。在歐洲大陸現在只有幾百只狼,人永遠要驅逐狼,實際上是狼要小心人類。”在貝漢看來,狼是自然界中必要的存在要素,人類必須要接受有時身處危險當中,如果地球只剩人類自己耕種的田地和完全安全的領域,這個世界是殘缺的。

  這一次,拍攝的地點大部分都在叢林,崎嶇不平,坑坑洼洼,再優秀的攝影師也無法扛著機器追逐野獸的動作。為了追隨動物的速度,他們通過一年的時間準備,發明了一種四輪電子山地車,這種山地車在運行中能夠保持無聲,不會影響動物自己的運動,它能夠森林中自然穿梭,和動物保持同等地速度前行。所以我們能在電影中,清晰地看到萬馬奔騰的特寫,昆蟲飛行時震顫的翅膀,雪狼追擊野豬的驚人力量,再和麋鹿一起從山坡上飛馳而下,和野馬涉水穿越森林。

雅克·貝漢:人類不該把狼當作敵人屠殺

  貝漢拍了15年的政治電影,如今對他來說是自然就是最大的政治議題。媒體對生態破壞的關心稍縱即逝,他選擇用電影的方式把自然變化的痕跡永久地記錄下來。他導演的第一部電影《微觀世界》講的是昆蟲:“我想要拍對于別人來說都毫無價值的東西,從天空到海洋,再到陸地,我想用它們來表現這個世界的多樣性。”

  觀看《地球家園》,能夠明顯感受到貝漢的良苦用心。在《海洋》在之前的幾部作品中,人類總以一個旁觀者的角色出現,不會直接參與到敘事中,而在《地球四季》中,鏡頭延伸到了人類的村莊與城鎮,展現了人類與自然的共處和對抗,從農耕文明到工業時代,森林被進一步分割,野生動物們被迫遷往深山,不少物種因此滅絕

  在這些變遷中,旁白不斷質疑和啟發觀眾:”人類能夠建造永恒的城市,也有能力保護我們的自然的原始生態。”這一點讓不少觀者不適,認為這些話語流于說教,而且沒有太多新意,失去了曾經的靈動和自由。

  事實上,從《鳥的遷徙》到《地球四季》,這是貝漢反復講述的道理,當鳥飛過霧霾,走過布滿工業垃圾的污水,艱難抵達自己賴以生存的家園,當海洋生物被大量捕撈,成為人們的食物,或是像垃圾一樣丟棄,無人問津。當動物被關在籠子里,或是被套上枷鎖成為工具,失去自由。人類文明的光輝建立在生物家園的荒漠和廢墟之上,剝奪地不僅僅是動物的生存權利,還有植物。在法國,有5種樹木因為農藥的問題在慢慢絕種,貝漢希望自然電影告訴大家重要的事情,那就是我們的環境:“這個世界上,人們在用一種化學方法謀殺自然。”

  貝漢不希望關于環境的話題只停留在政治家每天的研討會中,他想要讓每個人真正意識到世界所面臨的污染問題有多么嚴重:“這件事情已經是迫在眉睫,是我不得不做的事。”他同時也指出,現在的世界,人們永遠都在趕路,不愿意放慢腳步感受自然:“現在大部分人不愿意淋雨,不會享受在雨中漫步的情調。我們失去了感知美好的能力,我想讓我的孩子們去和自然真正地接觸。人類和自然的和諧共處,仍有可能。“

  總編推薦:

  “天·地·人·海·時空”,從5部紀錄片走進雅克·貝漢的自然世界

  • 生態系統 電影 野生動物
  • 行者物語 責任編輯:語燃
  • 分享到:
    公益資訊
    公益畫報
    公益視角
    環球地理
    公益廣告
    /div>


    總編微信
    © 2011-2020 行者物語網(xzwy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时时彩代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