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千途旅游

生態慈善理念助學廣告畫報評論文苑

搜索

加沙地帶喜憂參半的塑料

生態保護|2019-8-12 19:56

來源:國家地理中文網|720人參與|0評論

字體: 繁體 打印

加沙地帶喜憂參半的塑料

  在加沙市東南部的Juhor al-Deek,一輛聯合國的卡車正在傾倒垃圾。年輕的巴勒斯坦男子聚集在卡車周圍,搜尋可回收的物品。一些工人已經輟學,他們從黎明前就開始工作,每天的收入不到3美元。

  攝影:HEIDI LEVINE,SIPA PRESS

  撰文:MIRIAM BERGER、HEIDI LEVINE

  加沙是一塊面積狹小的沿海飛地,面積與賓夕法尼亞州相當,是世界上人口最密集的地區之一。在哈馬斯極端組織的統治及以色列的封鎖下,如今加沙人幾乎一無所有。在這里,重點不是是否禁止塑料吸管,而是如何依靠它們生存

  按照聯合國的預測,到2020年,加沙將“不適宜居住”,部分原因是97%的主水源不能安全飲用。電力短缺和戰爭造成的破壞意味著加沙缺乏適當的污水管理,因此污水被直接泵入大海。從垃圾填埋場到距離海岸數公里的大海,危險的污水無處不在。

  然而,盡管形勢嚴峻,加沙的塑料回收商仍在努力避免經濟、人道主義和環境崩潰。近年來,圍繞塑料回收出現了一種新的文化和經濟:從塑料的收集、清洗到分類和再利用,人們創造了大量急需的商業機會。

  “人們會重復使用任何東西,因為他們一無所有,”加沙國家環境與發展研究所的所長Ahmed Hilles說。“以色列的封鎖和加沙邊境的關閉,推動回收利用取得了越來越大的發展。”

  與此同時,多年的轟炸和忽視導致垃圾填埋場中出現裂縫,致使分解的有毒塑料物質不斷滲入地下水。自2007年至今,加沙地帶一直受鄰國以色列和埃及的封鎖,和加沙人一樣,加沙的塑料制品也被困其中。

  “沒有好的實驗室來分析人們使用的是哪些塑料和化學物品,”Hilles說。“加沙沒有真正的政府,這使我們的問題變得更加復雜。”

  塑料回收者

  哈馬斯政府監督著加沙的公共廢物管理系統,但由于其鎮壓人民、征收重稅和腐敗嚴重,哈馬斯政府非常不受歡迎。不過,真正推動垃圾回收運動的是個人、家庭和社區,他們借助一輛手推車和一頭驢,從家里、街道、海灘垃圾箱和垃圾場收集塑料。

加沙地帶喜憂參半的塑料

  在Juhor al-Deek的垃圾場,一個年輕的巴勒斯坦人抱著兩只小狗撿垃圾。

  攝影:HEIDI LEVINE,SIPA PRESS

  他們會將收集的塑料垃圾賣給工廠,或少數幾個收集點,之后這些收集點會對塑料進行清洗和分類。有時他們也會把收集的塑料磨碎賣給工廠。

  Hilles說,在加沙,塑料垃圾占固體垃圾的16% 左右,其中大部分都被回收。一公斤塑料售價約30美分。塑料垃圾的價格因塑料的質量和種類不同而有所差別,其中高密度的塑料垃圾價格最高。

  在加沙南部的康優尼斯鎮,49歲的Nafez Abo Jamee經營著當地規模最大的塑料收集廠之一。2007年,當他的基礎設施建設工作停止后,他開始在這個領域工作。邊境關閉之后,他發現自己正好有一輛很適合搬運垃圾的大型汽車。

  2014年,在以色列和加沙沖突中,以色列轟炸了Abo Jamee最初的垃圾回收場,他說自己仍在等待哈馬斯政府賠償損失。現在,在炎炎夏日之中,他只有一頂遮陽篷,遮蓋著他的一部分塑料垃圾。

  盡管如此,Helles還是在這里看到了美好的一面。

  “他們是最重要的生態友好型工人,”談到穿著破爛衣服、汗流浹背、滿身灰塵的工作人員時,他自豪地說道。他們一大早就坐在那里,對按塑料類型和顏色分開的一大堆塑料進行分類,并除去橡膠等不符合要求的物件。

  “他們非常有經驗,是各自領域的專家,”他熱情地說。

  Abo Jamee的團隊確實發現了每一件物品的新用途——未來的塑料桌椅、兒童玩具自行車、混雜著線條的編織地毯、可以當作掃帚的刷子,以及使其他塑料更有彈性的添加劑。

加沙地帶喜憂參半的塑料

  清晨,當垃圾收集者們在清理加沙的街道時,一頭驢在一堆塑料和其他垃圾中覓食。

  攝影:HEIDI LEVINE,SIPA PRESS

  盡管如此,兩人都擔心塑料污染和有害垃圾會進入加沙的營養循環,進而影響人和土地。比如說,玻璃瓶、塑料瓶和其他含有雙酚A塑料的物品就不能回收到任何接觸食物或飲料的物品中。不過,Hilles說,政府檢查人員往往沒有資源、技能或興趣檢查塑料廠,并確保塑料廠遵守基于國際標準的當地規定。例如,水源不足的農民通常會使用被垃圾填埋場污染的水灌溉土地,結果會將幾乎所有人置于危險之中。

  在加沙,塑料回收利用的興起部分是由于像Hilles中心這樣的地方發起的宣傳活動。在當地電視臺的一段視頻中,Hellis潛入加沙污染嚴重的地中海沿岸,向人們講解水中的塑料垃圾以及食用進食過塑料的魚類的危險。

  盡管如此,加沙仍然幾乎沒有針對塑料垃圾的監管。在加沙,幾乎沒有關于塑料生產和消費對人類健康和環境影響的研究。

  加沙衛生部的環境研究負責人、47歲的Khaled Tibi說:“如果塑料的生產和使用得當,那么塑料對人類健康的影響就很有限,問題在于濫用塑料。”

  他接著說:“我們的制定的規章制度嚴重不足,我們擁有的可能性也很有限。我們缺乏能夠進行具體研究的專家。”

  塑料生產商

  繁忙的Ramlawi塑料廠位于加沙東部一個破舊的工業區,是當地的一個成功案例。

  “我收到的可回收材料與日俱增。如今有更多關于塑料回收利用的信息,人們對待塑料的態度也發生了變化。現在已經形成了一種文化,那就是我可以販賣塑料,并從中受益,” 30歲的Khalil Ramlawi說,他經營著一家家族工廠,如今已發展成為十幾個涉及塑料業務的工廠中規模最大的一個。

加沙地帶喜憂參半的塑料

  圖為加沙拜特漢諾鎮的一家塑料回收廠。

  攝影:HEIDI LEVINE,SIPA PRESS

  1986年,Ramlawi家族創辦了這家工廠,當時加沙邊境對外開放,他們利用從以色列進口的聚乙烯原料(最普遍、最安全的一種塑料)生產袋子、貯藏箱、管道和瓶子,從中獲利。

  2007年,美國認定的恐怖組織哈馬斯從其西方支持的對手巴勒斯坦權力機構(由法塔赫黨領導)手中奪取了加沙的控制權。加沙的鄰國以色列和埃及對其實施了陸地和海上封鎖,試圖將哈馬斯趕出去。以色列和哈馬斯在10年內打了三場戰爭,其間發生了無數次流血沖突。

  如今,12年之后,在電力和資源的制約下,Ramlawi工廠規模減小,大部分塑料都收集自加沙地帶內部。Ramlawi廠仍從以色列進口大量聚丙烯和低密度的聚乙烯塑料顆粒,然后制造尼龍和垃圾袋。不過,有時進口會停止。聚乙烯被列入以色列禁止的“兩用”物品清單,意味著它是被視為具有民用和軍用雙用途的物品。

  除了進口的塑料原料,Ramlawi工廠還會根據需要將購自垃圾收集者的塑料物品加工成垃圾袋、溫室袋、灌溉管等物品。

  加沙塑料聯合會的會長Sami Nafar說,當從以色列進口的塑料原料保持穩定時,加沙大約有10%的塑料產品原料來自當地的回收物品,其余的90%則來自以色列、美國、阿聯酋等國生產的聚乙烯顆粒。

加沙地帶喜憂參半的塑料

  72歲的Hamed Mahoud Hegazy站在自己的地毯廠的一臺機器旁邊。他使用可回收塑料生產傳統地毯。

  攝影:HEIDI LEVINE,SIPA PRESS

  Ramlawi經常在YouTube上觀看其他國家的塑料回收視頻。他對制造類似可溶解塑料袋的替代品的新興技術很感興趣,但加沙離這項技術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他想出國深入研究這個行業,但想要獲得簽證很困難。

  塑料的影響

  對于像15歲的Wissam Adel這樣的人的工作正在損害他的長期健康,加沙衛生部的Tibi毫不懷疑。Wissam Adel每天都在散發出腐臭的垃圾填埋場里撿垃圾。

  Adel輟學之后和兄弟們一起搜集塑料。僅僅在每天工作的地方呼吸就會令他的肺部疼痛。Adel衣衫襤褸,穿著一雙塑料涼鞋,每天要走一個小時的路,才能從加沙的家中走到Juhoor ad deek垃圾填埋場。如果每天能賺4美元,那他就覺得很幸運了。他和伙伴們閑逛著等待一輛聯合國卡車到來,然后立即開始在新倒的垃圾中翻找。遠處是以色列境內的起重機。

  “我們想活下去,”Adel解釋說,他說的是最近針對哈馬斯和以色列限制的抗議活動中貧困的加沙人呼喊的口號。他找不到其他工作。遠處的垃圾堆上方彌漫著一層煙霧,一群流浪狗和小狗們在附近玩耍。

  對Hilles來說,這就是加沙需要更認真對待塑料回收的部分原因。

  “保護地球是所有人的責任。現在的環境不是祖母給我們的禮物,我們應該為了子孫后代而保護環境。加沙人是這個世界的一部分,我們也應該肩負起保護地球的責任,”他說。

微信掃一掃
微信掃一掃
北風的微信
支付寶掃一掃
  • 行者物語 責任編輯:語燃
  • 分享到:
    西藏千途旅游
    公益資訊
    公益畫報
    公益視角
    環球地理
    公益廣告

    動物保護群

    動物保護Q群:131626977
    動物保護,志愿者請加入

    動物保護(行者物語)

    行者物語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北風的微信
    總編微信
    行者物語投稿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在線投稿
    © 2011-2017 行者物語網(xzwy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时时彩代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