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史公司馬遷的夢想:建立一個和平安寧的社會

2020-06-06 20:44:40 作者: 太史公司馬遷

  一般情況,司馬遷在每篇寫作結束之時都有一段結語,對上面記錄的史實作出評價,開始句為“太史公曰”,但是《史記·平準書》的結語絕大部分卻與上文的內容毫不相干,作者抑制不住感情,發了一大段牢騷,闡明自己的夢想,也流露自己的歷史虛無主義情緒,表明了一個正直的歷史學家對當時社會的憤恨之情。

  太史公說:“《尚書》最早講到唐虞時期事,《詩經》最早講到殷周時期事(《書》道唐虞之際,《詩》述殷周之世),一般是世道安寧則按庠序中的長幼序尊卑,先農本而后商末(安寧則長庠序,先本絀末),以禮義為限制物利的堤防(以禮義防于利);世道變亂就會與此相反(事變多故而亦反是)。”

  司馬遷的牢騷是由于心中有一個夢想——建立一個和平安寧的社會。而何以為和平安寧?有三個條件:第一長幼有序,老吾老及人之老,幼吾幼及人之幼,尊崇社會德高望重之人,輕視那些專做茍且鉆營之事的小人。第二先農本而后商末,農工商的順序不可倒置。在社會經濟活動中,種田為第一。萬物出于土。司馬遷尊重生產第一線的人,這在道理上沒有什么錯,如果輕本重末,這個社會就不得和平安寧了。第三用禮義來限制對利的追求。如果一個社會把利看得高于一切,勢必要爭斗,這個社會也就不得和平安寧。他的夢想是借總結《尚書》和《詩經》而表露出來的。


8540611447382751.jpg


  太史公接著說:“齊桓公采用管仲的計謀,統一貨幣,從山海的事業中求取財富,以朝會諸侯,利用區區齊國成就了霸主的威名。魏國任用李克,充分利用地力,發展農業生產,成了強國。從此以后,在戰國時期天下互相爭奪,以詭詐武力為貴,輕視仁義道德,以富有之道為先,以推讓等禮儀為后。(自是之后,天下爭于戰國,貴詐力而賤仁義,先富有而后推讓。)所以百姓中間富有的積財產上億計,而貧窮的糟糠之食尚不能滿足(故庶人之富者或累巨萬,而貧者或不厭糟糠);諸侯國強大的或至并吞諸小國而使諸侯稱臣(有國強者或并群小以臣諸侯),弱小者有的甚至斷絕祭祀而亡國(而弱國或絕祀而滅世)。”

  司馬遷點了兩個人的名,一是齊桓公,一是李克,惟權是奪,惟利是圖,以他們為起點建立了一個什么世界呢?一批權貴被推翻后又換成另一批權貴,而仁義得不到實施,財產向少數人集中,廣大人民極端貧窮;強國不斷地吞并弱國,直至弱國絕祀而亡。

  司馬遷認為,社會的進步在于仁義的實施,而不在于誰在臺上。人類道德水準的提高,是比什么都重要的“軟實力”。

  司馬遷的夢想是不能實現了,感嘆仁義不施,歷史循環反復,道德淪喪,這個世界還有什么意義?感嘆“你方唱罷我登臺”,這個輪回不止的世界什么時候是個盡頭?

  司馬遷自覺不自覺地流露出歷史虛無主義情緒。

  太史公又說:“外對跟夷狄作戰,對內興利除弊建立功業,天下百姓盡力耕種不夠供給糧餉,女子紡織不足穿衣。古時曾經竭盡天下的資財以奉獻給天子,天子仍以為不夠使用。(外攘夷狄內興功業,海內之士力耕不足糧餉,女子紡績不足衣服。古者嘗竭天下之資財以奉其上,猶自以為不足也。)”


27_1298542990.jpg


  司馬遷借古諷今,流露出對當時漢武帝時代的極大不滿:戰爭,到何時為止?一邊奢侈過度,一邊窮途潦倒。窮人的日子還有什么過頭?更加深了歷史虛無主義。

  最后,太史公說:“沒有別的緣故,主要是當時各種事務互相影響,共同作用造成的,有什么可奇怪呢。(無異故云,事勢之流,相激使然,曷足怪焉?)”

  這個世界究竟為什么會這樣,司馬遷也找不出原因,只能歸于“事勢之流,相激使然”,發出無可奈何的哀嘆!

  兩千多年來,中國的封建社會一個朝代滅亡了,另一個朝代又誕生了;誕生了的朝代又滅亡了,不斷地輪回反復,漢以后是三國,三國以后是晉,晉以后南北朝,再后是隋唐……總是用一種類型的剝削制度代替另一種類型的剝削制度,社會進步緩慢,人們的道德水準甚至還在倒退。

 1/2    1 2 下一頁 尾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