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三國演義》三顧茅廬描寫詳細的原因

2020-06-06 21:09:52 作者: 揭《三國演義

  玄德寫罷,遞與諸葛均收了,拜辭出門。均送出,玄德再三殷勤致意而別。方上馬欲行,忽見童子招手籬外,叫曰:“老先生來也。”玄德視之,見小橋之西,一人暖帽遮頭,狐裘蔽體,騎著一驢,后隨一青衣小童,攜一葫蘆酒,踏雪而來;轉過小橋,口吟詩一首。

  

3c98c0b8961cd96662e6a90d1a5d2552.jpg


  《三國演義》第三十七回

  “三顧茅廬”這事確實是真的,諸葛亮的《出師表》有交代:“三顧臣于草廬之中。”《三國志》的“諸葛亮傳”也有交代:“由是先主遂詣亮,凡三往,乃見。”《三國演義》更是濃墨重彩地描述了一番,從第三十六回到第三十七回,足足寫了數千字,各種文學手法紛至沓來、精彩紛呈,可以這么說,如果沒有“三顧茅廬”,《三國演義》的精彩要打不少折扣。

  為什么要把史料上不過二十個字的記錄寫得這般細致入微?表層原因很簡單,小說家就是想要吸引讀者,所以大費筆墨;技術原因也不復雜,對史上最牛軍師出場前進行鋪墊、襯托、增強懸念等。

  而更深層次的原因呢?大家注意到沒有,在小說第三十五回,劉玄德躍馬檀溪之后,扣人心弦的追殺情節一過,峰回路轉,畫面忽然變得優美、恬靜、閑散。在山林幽深處,劉備遇見了松形鶴骨、彈琴自適的水鏡先生,完全進入了另一種境地,實際上也是進入了中國文化的另一個領域——隱士文化、高士文化。一向主張積極入世,要伸張正義于天下,一生為了這個目的四處奔波、嘔心瀝血的劉備與超然世外的隱士文化相遇了。

  小說并不著急寫劉備尋訪政治軍事能人諸葛亮,而是先讓他和一幫閑來無事的隱居者相遇,并與之發生不算太激烈的摩擦。例如,一顧茅廬時,劉備在林間遇見崔州平,后者反對出來承擔世務,若不是劉備度量大,估計會吵起來;二顧茅廬時,在風雪小店中遇見石廣元、孟公威,劉備被這二位很委婉地下了逐客令:“明公請自上馬,尋訪臥龍。”接下來遇到的諸葛亮岳父,也是個騎驢賞雪的閑人。

  為什么要安排劉備見這些個與治國安邦毫不相關的人物呢?這種寫法其實是為顯示中國文化的多樣性,表明其既有積極入世的一面,也有高隱山林、獨善其身的一面。三國文化也不只有征戰沙場、足智多謀的一面,還有飄逸慵懶,清高超脫的一面。不管是什么時期,中國的文人士大夫,都會表現出這兩種精神面目。這樣的三國,才是一個全面而多元的三國。

  總而言之,這是中國人對于人生和歷史的一種態度,即進得去,出得來,既能深入其中,又能跳出來從另一個高度看問題。這種一出一隱的智慧并不是互相矛盾的,事實上,當時的南陽就是一個巨大的人才儲備庫,只不過儲備庫里的人才往往又以隱者的面目出現。劉備碰到的那些閑散高人,既是隱士,同時也都是能治國安邦、行軍布陣的人才,例如諸葛亮、龐統、鄧艾等。

  這兩種文化往往是一種精神的兩個面,出世也好,入世也好,都保存一種高尚的精神。

  關于這些隱士的情節,正好呼應了前面那首詞(盡管是后來加上去的)所描繪的:“白發漁樵江渚上,慣看秋月春風。一壺濁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中國文化的傳統,既有英雄主義的激昂,又有看淡風云、我自瀟灑的情懷。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