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害怕過度寵幸而自殺 荒唐謠言氣爆乾隆

2020-06-06 21:57:06 作者: 皇后害怕過度

  話說在乾隆四十三年(1778年)時,錦縣秀才金從善為皇后烏喇那拉氏鳴冤叫屈而被處斬。不過,這事說來還真不是個例,在他之前也曾發生過一件類似之事。

  那就是在乾隆四十一年(1776年)七月,即距烏喇那拉氏幽死正好十年之時,留京辦事大臣、大學士舒赫德突然接到一紙啟稟,其中即事涉廢后。

  這份署名為“都察院役滿吏員嚴譄”的啟稟,其主要用意是懇請舒大人為之代遞一份上書,而后者的主要內容是“請議立正宮”。

  按說,議立正宮是好事啊,畢竟烏喇那拉氏死了十年了,乾隆再未立過正宮娘娘,這背后究竟是不好意思呢還是其他原因,外人不得而知,無從揣測。

1476149007263056.jpg

  反正,天下之大,總有人想為皇上代言,幫乾隆說出自己不便說的話,譬如“再立皇后并非好色,乃為母儀天下”之類,難保趕巧碰對,或許榮華富貴,一生享用不盡。

  但不可否認的是,拍馬屁是有風險的,有時一不小心,就會拍到了馬蹄上,譬如這位前都察院的辦事人員嚴譄,就是典型一例。

  嚴譄以一介草民的身份“議立正宮”當然是一種政治投機,這種行為按說是不妥當而大有風險的。

  從后來的事實看,乾隆并不喜歡這個話題。更糟的是,嚴譄上書中有這么幾句把乾隆惹怒了:

  “納拉皇后(即烏喇那拉氏)賢美節烈,多蒙寵愛,見皇上年過五旬,國事紛繁,若仍如前寵幸,恐非善養圣體,是以故加挺觸輕生。”

  因為擔心乾隆過度寵幸、有傷龍體,烏喇那拉氏這才“挺觸輕生”,這一荒謬低俗的揣測把乾隆的五臟六腑都給氣爆了,其嚴厲指出:

  嚴譄不過是個“微賤莠民”,他是如何得知宮闈大事的?又是如何知道皇后納拉氏之姓的?“其中必有向其傳說之人,不可不徹底嚴究”!

  舒赫德等人接到旨意后當然不敢怠慢,其后對嚴譄好一番拷打。

  后者倒也不經打,很快便供出自己原是山西高平縣人,現年四十五歲,妻兒均已亡故,只剩自己孑身一人;

1_副本.jpg

  乾隆二十五年(1760年)前時,他曾在都察院充書吏,現寓崇文門外萬春雜貨號內,代人寫賬營生;其所寫上書,乃他一人所為,背后絕無主使之人。

  舒赫德等問他如何知道皇后之姓,嚴譄答說自己“二十年前在都察院當書辦時就曉得”;至于那些宮闈秘事,不過是道聽途說。

  以下為嚴譄原供:

  “(乾隆)三十年皇上南巡在江南路上,先送皇后回京,我那時在山西本籍,即聞得有此事。人家都說皇上在江南要立一個妃子,納皇后不依,因此挺觸,將頭發剪去。

  這個話,說的人很多,如今事隔十來年,我那里記得是誰說的呢?后來三十三年進京,又知道有御史因皇后身故不曾頒詔,將禮部參奏,致被發遣這事。”

  其實乾隆也知道,對嚴譄的審訊不會有什么實質性結果,因為他與烏喇那拉氏的事實真相,只有他心里最清楚。

  不過,審訊結果也證實了乾隆的一個猜測,那就是民間對“廢后”一事確實傳得沸沸揚揚,其中雖然版本不一,但無一例外的將同情歸于烏喇那拉氏而指責加諸于自己。

  這大概是乾隆最為生氣的地方了。

1476149074817635.jpg

  事后,嚴譄被斬立決、一刀砍死自不可免,而乾隆的心里也是久久不能平靜。

  他心想,山西高平縣地處偏遠,但像“帝后反目”這樣極度隱晦的宮闈秘事居然也能傳播到此;

  反過來說,如果高平縣都能聽到這種小道消息,那通衢大道、大江南北,又何處不高談,何人不傳說呢?

  如此看來,“皇帝立妃、皇后剪發” 在世人眼中已成了一個眾口喧傳的宮廷丑聞,普天下的百姓都在看自己的笑話。

 1/2    1 2 下一頁 尾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