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良:唯一得到善終的漢初三杰

2020-06-06 23:38:15 作者: 張良:唯一得

  “圯上敬履”是一個精心編造的故事,也是張良的天才創意,就憑這一點,就足以證明張良的智商和情商明顯高于韓信和蕭何等人。圯上老人來無影去無蹤、神出鬼沒,除了張良之外沒有第二個目擊證人。可是到最后,神話卻來了個現實的結尾,張良假戲真做地弄來一塊黃石作為物證,以此來證明自己從前所言句句為實。

  

19300001263502131892409675852.jpg


  張良是劉邦欽定的“漢初三杰”之一,劉邦曾經心悅誠服地說過:“夫運籌帷幄之中,決勝千里之外,吾不如子房。”“子房”就是張良的字。劉邦的金口玉言,更加奠定了張良作為大漢王朝開國元勛的政治地位。

  “狡兔死,走狗烹;飛鳥盡,良弓藏”,這幾乎是一條鐵律。漢朝的開國功臣也都被這一潛規則給“潛”過,“悲劇”程度和功勞成正比,功勞越大,結局越慘。張良卻是一個例外:自始至終,他深得劉邦的充分信任,在后劉邦時代,張良依然贏得了呂后的足夠尊敬。

  張良究竟有何過人才干,能讓劉邦佩服得五體投地?張良又有何過人手段,能讓自己得以善終?

  讓我們重回“漢初三杰”名號出爐的輝煌瞬間。

  公元前202年的二月,劉邦登基,大漢王朝正式建立。三個月后,志得意滿的開國皇帝劉邦在洛陽南宮舉辦規模空前的慶功宴。酒酣耳熱之際,劉邦給大家出了一道思考題:“我,為什么能夠完勝項羽?”

  在一片馬屁聲中,劉邦公布了標準答案:“夫運籌帷幄之中,決勝千里之外,吾不如子房;鎮國家,撫百姓,給饋餉,不絕糧道,吾不如蕭何;連百萬之軍,戰必勝,攻必取,吾不如韓信。此三者,皆人杰也,吾能用之,此吾所以取天下也。”

  劉邦這段話堪稱字字珠璣。他講話的重要意義在于:第一,劉邦親自評定出了三杰;第二,劉邦為三杰排定了次序——張良、蕭何、韓信;第三,劉邦如此定位張良的作用——運籌帷幄,決勝千里;第四,還應注意一個細節,劉邦提到張良的時候,沒有直呼其名,而是使用了敬稱,稱呼張良的字“子房”。蕭何、韓信則沒有享受相同的待遇。

  然而,劉邦的講話卻又令人費解。劉邦對于張良的定位是“運籌帷帳之中,決勝千里之外”,但遍翻《史記》,也很難為劉邦的這一論斷找到足夠的論據。用劉邦的這一標準來衡量張良,張良的功勞實在不過爾爾,難以望蕭何、韓信的項背。

  具體來說,張良的功勞都有哪些呢?主要有二:一為下邑劃策,一為阻止分封。

  我們先來省視張良的第一大功:下邑劃策。

  “鴻門宴”后,項羽大封天下。此次大封過程中,項羽共冊立了十八個王,而他自己則自立為西楚霸王,建都彭城(今徐州)。劉邦被封為漢王,封地為巴蜀和漢中。同時,項羽還把關中地區一分為三,讓壅王章邯、塞王司馬欣、翟王董翳分而治之。其實,大家心里都清楚,這樣分封的目的,就是要用這三個人堵住劉邦的出蜀之路。

  劉邦心里當然也清楚,于是,在去自己巴蜀的封地途中,劉邦一把火燒掉了自己剛剛走過的通往巴蜀的棧道。我們知道,當時蜀道是天險,直到唐朝,李白還寫過一首《蜀道難》,其中就這樣說:“蜀道難,難于上青天。”棧道就是當時巴蜀和外界聯系的唯一通道,劉邦用火燒棧道的方式告訴世人,尤其是告訴項羽,我會安心于巴蜀,你看,我不是連回來的路都燒斷了嗎?

  項羽心情大好,遂放心東歸,衣錦還鄉、耀武揚威。誰知,正在項羽的興頭之上,山東東部齊地的田榮已公開反叛。田榮擊殺項羽分封的田巿、田安,趕跑田都,將三齊合并,自立為王。項羽惱羞成怒,馬上調集大軍討伐田榮。

  就在項羽帶兵討伐田榮的時候,劉邦明修棧道,暗度陳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平定三秦,殺出函谷關,千里奔襲,長驅直入,不費吹灰之力就拿下了項羽的老巢彭城,壓抑了很久的劉邦開始了自己的幸福生活。

  后院失火,項羽大吃一驚,他挑選精兵三萬,以突襲的方式殺回彭城。沉于溫柔鄉中的劉邦哪里會是項羽的對手!項羽以少勝多,將劉邦打得人仰馬翻。劉邦也被項羽的軍隊密密麻麻地包圍,《史記》這樣說:“圍漢王三匝。”漢王劉邦馬上就要被項羽生擒了!

 1/2    1 2 下一頁 尾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