驍勇威猛不一定就莽撞 文武雙全的儒將張飛

2020-06-07 16:41:26 作者: 驍勇威猛不一

  應該說,驍勇威猛不一定就莽撞粗率。三國時代的很多猛將,在小說戲曲里就不是這樣。呂布雖勇而無謀,但并不憨莽。關羽之威猛不亞于張飛,但人們卻常看到他于帳內燈下,綽髯憑幾,看《春秋》之書,有一副儒雅之士的風度。還有趙云、馬超……

  《三國志·張飛傳》記載,張飛“愛敬君子而不恤小人”。劉備曾告誡他:“卿刑殺既過差,又日鞭撾健兒,而令在左右,此取禍之道也。”后來,他率兵欲會合劉備伐吳,果然被他的部下殺了。好刑殺、鞭撾下士,這可能與粗莽有關,但主要是不愛恤部下。

  鄧拓《燕山夜話》有一篇《由張飛的書畫談起》,說相傳張飛擅長書法,還會畫畫,北京出版社印行的一本《標準習字帖》的《編后》,就把張飛作為武將中的書法家。鄧拓找了很多材料說明這一問題。比如,南北朝時代梁陶宏景的《刀劍錄》說張飛初拜新亭侯,命匠人煉赤朱山鐵為一刀,刀上銘刻“新亭侯蜀大將也”幾個字,有人說,這《新亭侯刀銘》就是張飛自己寫的。還有,明代有一部《丹鉛總錄》,說涪陵有張飛刁斗銘,文字極工,是張飛自撰自寫的。更讓人驚異的,當是相傳張飛在八濛山大破張郃之后,留下的《張飛立馬銘》,又叫《八濛摩崖》。這段銘文是明代在四川流江縣八濛山(一說在渠縣)山崖上發現的,寫著:“漢將軍飛,率精卒萬人,大破賊首張郃于八濛,立馬勒銘。”據說,現在雖然壁裂字毀,無法再找到這個摩崖石刻的殘跡,但還能看到清代光緒年間的一個拓本,上面有清末胡升猷的題識。另外,明代卓爾昌編的《畫髓元銓》也記載:“張飛,……喜畫美人,善草書。”

1476005179129002.jpg

  還可以找到一些材料說明這一點。比如,元代吳鎮有一首題為《張益德祠》的詩便寫道:“關侯諷左氏,車騎更工書。文武趣雖別,古人嘗有余。橫矛思腕力,繇像恐難如。”車騎便是張飛,他于章武元年(221)拜車騎將軍。照吳鎮的說法,張飛的書法很有造詣,連三國時著名書法家——魏的鐘繇、吳的皇像也恐怕比不上。

  如果真是這樣,那么,歷史上的張飛雖然驍勇威猛,卻不一定粗率橫莽,至少,他應該有一些文士的素養和氣質。

  但是,我們現在從《三國演義》和其他地方看到的,卻是一個猛而莽的張飛,絲毫沒有文士的風度和素養。

  他的長相打扮就十分粗莽:豹頭環眼,燕頷虎須,臉是黑的,滿臉胡子是黑的,頭巾、衣服,甚至坐下馬都是烏黑烏黑的。

  在唐代時,張飛大約就是以這副模樣特征而招人喜愛的。李商隱《驕兒詩》“或謔張飛胡,或笑鄧艾吃”應該是個證明。這里所謂“張飛胡”,既應是長得胡里胡氣,更應是性格的胡莽粗率。

  在后來藝人筆下,莽張飛的這一性格更鮮明突出了。

  《三國演義》里,“怒鞭督郵”使我們第一次領略到這一點。這在歷史上倒實有其事,不過“怒鞭督郵”的不是張飛,而是劉備。那是劉備因平黃巾有功升安喜縣尉,聽說督郵到了縣上,奉詔要免去他的職務。劉備想見督郵說個明白,督郵稱病不肯相見。劉備這才大怒,帶了吏卒闖進傳舍,謊說奉州官之命捉拿督郵。把督郵從床上捆起來,拖出縣城,解下系印的綬帶系住督郵的頸脖子,綁在樹上,著實用鞭杖打了百余下,還要殺掉他,督郵求饒,這才作罷。劉備也因此而棄官亡命。這在《三國志·先主傳》及注引《典略》都有記載。劉備這時血氣方剛,頗有戰功卻只得一個小小的縣尉,本來就憋了一肚子火,偏又遇上小小的督郵欺人太甚,當然火上澆油,要發作一通。這本來很正常,只是演義家把劉備寫作仁厚的典型,這類事便不宜算在他的名下,恰好這類事符合人們心目中張飛的莽爆性格,移花接木便很自然了。

1476005303279948.jpg

 1/2    1 2 下一頁 尾頁